我可以沒有愛情,但我的CP必須結婚

0 評論 1047 瀏覽 2 收藏 15 分鐘

現在,不少還沒結婚的年輕人開始操起了父母的心,給自己喜歡的虛擬CP辦起了婚禮。有人可能無法了理解——給虛擬CP或是給自己和紙片人舉辦婚禮,背后的意義何在?其實,這其中也隱含著一定的社交需求。一起來看看本文的分享。

“歡迎來到我們的婚禮!”大堂的電子屏上,隨著滿屏散落的玫瑰花瓣以及到處漂浮的愛心特效,浮現出兩個漫畫人物手捧捧花的幸福形象。

對二次元了解甚少的你,或許會以為這是一對幸福的小夫妻,將自己的形象做了漫畫處理。

再往里走,你來到簽到臺前。幾位姑娘熱情地接待地問道:“是同好吧?是太太嗎?歡迎歡迎!”

太太?什么太太?我怎么就成太太了?

容不得你思考太多,她們不由分說地塞給你一個制作精美的袋子,里面有印著這兩個漫畫形象的貼紙,一對亞克力立牌,兩枚疑似胸針的圓圓的東西(學名“吧唧”,只是你并不知道),還有一份喜帖,封面用了精美的燙金工藝,打開之后,是這兩個漫畫人物親昵地靠在一起的模樣。當然,里面還有兩小盒貨真價實的喜糖,GODIVA的。

但怎么看,這都不像是一般結婚會送的伴手禮。你在思考,能把這些玩意放在家里的哪個櫥里。

然后,你左顧右盼,并沒有看到新人站在門口迎賓,倒是在門口看到了兩個和真人等高的立牌。簽到臺那幾個姑娘笑瞇瞇地推你過去:“你可以和新人們在這兒合影哦!”現場的跟拍小哥立刻舉起了相機,給你和兩位立牌新人拍了一張合照。

事情多少變得有些詭異。但當你走進亮堂的大廳,發現現場裝扮比你之前參加過的其他婚禮都更華麗、粉嫩時,你的顧慮再次被打消了一些,看起來就是個正常的婚禮。

——直到婚禮進行的過程中,你才后知后覺地發現,“新婚”夫妻并非真人,而是兩個只存在于虛擬世界里的“紙片人”。

司儀帶著典型的姨母笑,大屏上播放著這對紙片人在動漫、游戲作品中的幸福片段,現場觀眾都捂著胸口、同時發出“Awwwwww”的呼叫,可以看出她們對這些畫面和橋段早就爛熟于心。

最后,司儀掏出兩個紅本本——沒錯,是高仿的結婚證,她細致地向在場觀眾展示了P著這兩個紙片人結婚照的結婚證,除了二次元的形象多少有點讓人出戲之外,其他細節都和真的結婚證一模一樣,連鋼印都有。

緊接著,響起結婚進行曲,全場掌聲雷動,甚至有人熱淚盈眶,大家似乎都真心實意地相信這段愛情的存在,并在其中收獲了純粹的快樂。

紙片人婚禮現場,圖源小紅書

看著舞臺上站著的紙片人立牌,你默默離開了這場“婚禮”。心中默念:打擾了。

上述場景可不是你做的一場夢,而是正在現實中流行的,年輕人的新喜好——為自己磕的動漫CP辦婚禮。有意思的是,許多年輕人都還沒有對象,卻已經操著純純的父母心,給自己喜歡的紙片人CP辦婚禮了。而這些婚禮的參與者們也前所未有地情緒高漲:“給我的CP隨份子!”“今天去吃我CP的席!”

……誰懂?

一、社交新方式

除了給虛擬CP辦婚禮,還有乙女游戲(一種以女性群體為目標受眾的戀愛模擬類游戲)的玩家,給自己和鐘愛的紙片人們舉辦婚禮的,而且還能同時嫁給8個紙片人。

同樣玩這些游戲的玩家們看了都只會驚呼一聲:“富婆!好快樂!”并在心中也躍躍欲試。

富婆的快樂,圖源小紅書

現充(現實生活很充實)的朋友們可能無法理解,大費周章地給一對虛擬CP或是給自己和紙片人舉辦婚禮,意義何在?

事實上,除了舉辦者的自我滿足之外,對參與者來說,也是滿足了社交的需求。

不少將精神寄托在二次元世界的人都會聲稱自己是“社恐”“宅男/女”,但哪怕是“社恐”,也有社交需求,而參加這樣的婚禮就是一個滿足自己社交需求的契機,讓平時只在線上交流的同好們能夠匯聚一堂。

對此,參加過幾次CP婚禮的敘敘面帶羞澀:“我們是‘社恐’中的‘社?!?,因為辦這樣的活動讓路人看到也很‘社死’,但我這輩子第一次在現實里碰到這么多同好!”

當敘敘把照片發給未能前來的同好們時,引發一片羨慕的驚呼聲。這讓她感覺非??鞓?。

這樣的社交需求,讓近年來的漫展、游戲展變得越來越熱門——據悉,截至10月中旬,即將在今年圣誕節舉辦的新一屆亞洲最大同人展Comicup(俗稱“CP展”),攤位申請數已經超過萬家,競爭空前激烈,規模同樣空前強大。

而在“CP30”的超話中,做攤位宣傳的、尋友擴列的、接妝造發型生意的、提前交易無料(免費的周邊產品)的……已是熱鬧非凡。

最初,CP展只是動漫愛好者的民間組織活動,如今已吸引了包括品牌方、內容制作方甚至政府部門的參與,一方面是規范販售物品、協調現場秩序,另一方面也是為自身做宣傳、打品牌。

除此之外,Bilibili World、China Joy等涉及二次元的線下展會活動,無一不是人頭攢動、摩肩接踵。

如今,人們很難再說二次元是小眾愛好了,大街小巷和互聯網上,隨處可見消費品和二次元IP的聯名產品,而這些產品總能找到他們最忠實的受眾。

盡管如此,對敘敘來說,與這么多人彼此理解,在精神上達到同頻,這樣的機會并不多。更多時候,身邊的大多數人并不理解她的愛好,甚至有長輩覺得她向往虛擬愛情卻不考慮在現實中找對象,是一種“精神變態”。

不過,在敘敘看來,愛磕CP和喜歡紙片人,何嘗不是一種向往美好愛情的體現?給虛擬CP舉辦婚禮,也是在期盼虛擬的美好變成現實。

不可否認的是,沉溺虛擬世界的人們,確實對現實世界有著逃避的情緒,但某種意義上來說,這也是一種壓力的排解,本質還是希望能更好地生活在現實世界中。

“我們雖然總是看起來喪喪的,但我們仍然期待透過這樣的婚禮,來一場真正的Happy Ending?!睌⒚媛陡袆拥乇硎?。

多年前的同人展上,虛擬CP的婚禮現場就曾出現。只不過那時規模更小,往往只是一個供人拍照的小展臺,也鮮少出圈。

如今,在影院、酒店、會所包場,為虛擬IP舉辦各種活動的情況變得越來越多,年輕人們似乎也越來越接受這樣的活動形式。

換個角度,近年來生意慘淡的婚慶公司,是否因此迎來了第二春?

二、婚慶公司第二春?

不少位于北上廣的婚慶公司,已經對虛擬結婚這類業務十分熟稔了。

雖然在規模上比不了正規的婚禮,也砍掉了諸多真人互動的環節和儀式,甚至大多數這樣的活動不設宴席,而更像是一場小型聚會……但這樣的“婚禮”,在婚慶公司的服務規格卻算是較高水準的。

“不能按照統一的婚禮模板去布置,需要了解消費者的具體需求,配合他們已有的物料去做設計……很多動漫、游戲的內容里,會有很多細節和內部梗,是消費者想要體現的?!被閼c公司運營帕米告訴新零售商業評論,“許多服務細節和一般的婚禮不太一樣?!?/p>

如婚禮跟拍,需要多了解與會者的訴求?!耙肋@場婚禮的‘主體’到底在哪,她們的磕點、萌點在哪……一些參與者需要和立牌合影,或者會舉著棉花娃娃這樣的周邊產品拍照,更多是希望留念——對她們來說,這一刻非常重要,不亞于其他任何人生大事,不能輕慢?!?/p>

帕米還表示,婚慶公司如今也需要熟悉各類IP的工作人員來配合工作:“如果你讓消費者覺得你很懂她喜歡的IP,是非常加分的?!?/p>

不過,總體而言,給虛擬CP結婚,或是讓紙片人和自己結婚的婚禮需求還是非常小眾,帕米坦然道:“一年也辦不了幾回?!?/p>

對婚慶公司來說,承接這樣的項目需要投入大量精力,回報卻遠低于普通婚禮項目,為何還要承接呢?

一方面,受各種因素影響,如今大操大辦婚禮的需求少了許多,婚慶公司普遍元氣大傷,還在逐漸恢復的過程中?!澳芙右粏问且粏??!迸撩子行o奈地說,“我們在疫情期間拓展了業務條線,如今也承接各類主題式生日聚會、升學慶祝、紀念日派對、團建場景搭建等?!?/p>

另一方面,婚慶公司早就看到了年輕消費者追求個性化、高品質、主題式婚禮的大趨勢,而近年來,二次元風格的婚禮也變得越來越常見。

另一大趨勢是,如今的新人們更傾向于在線上進行信息收集,線上備婚正成為主流。

圖源婚禮紀《2023結婚全品類消費趨勢洞察報告》

在小紅書上,搜索某某IP的主題婚禮,會看到大量精美、好玩的婚禮現場,消費者的審美在這過程中不斷被提高,原本普遍常見的婚禮現場不再入他們的眼。

華麗的主題婚禮場景,圖源小紅書

此外,“打包式”服務和“一站式”婚禮堂成為年輕人的首選,年輕人想要的是好看又省心的婚禮。

在“主題婚禮/宴會/派對”的大命題下,婚慶公司需要不斷積累經驗、提高服務標準。于是,一些婚慶公司把為虛擬CP承辦婚禮當成極少數的“標桿項目”去完成,目的就是為了經驗積累和做宣傳。

多家婚慶、活動策劃公司都向新零售商業評論表示,如今,年輕人的儀式感需求很強,主題式宴會的需求很高。

也可以看到,除了為自己磕的CP辦婚禮,在互聯網上,年輕人會因為領養了小貓、成功減肥20斤、順利離職等五花八門的理由,為自己拉上一道橫幅,或是布置一個派對現場來互相慶祝。

無論如何,如果這些儀式感能讓小小的快樂超級加倍,還能讓親朋好友和同好們共享這樣的喜悅,那或許就是值得的。

參考資料:

  1. 《給年輕人辦一場婚禮,究竟有多“暴利”?》,金融界
  2. 《2023結婚全品類消費趨勢洞察報告》,婚禮紀

作者:錢洛瀅 ,編輯:葛偉煒

來源公眾號:新零售商業評論(ID:xinlingshou1001);用深度案例、前沿觀點,和你一起探索新零售的1001種可能。

本文由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合作媒體 @新零售商業評論 授權發布,未經許可,禁止轉載。

題圖來自 Unsplash,基于CC0協議

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。

更多精彩內容,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
評論
評論請登錄
  1. 目前還沒評論,等你發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