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00億美元的SHEIN,迫切成為一家“全球化公司”

0 評論 1629 瀏覽 0 收藏 14 分鐘

作為跨境電商巨頭的SHEIN,近段時間在商業圈又有了新的話題,但究竟是什么樣的情況呢?我們往下看筆者分享的關于SHEIN的相關內容了解更多吧!

雙十一的緊張氣氛剛剛消散,電商江湖隨即迎來了新的話題點。

根據金融投資報等媒體的報道,跨境電商巨頭SHEIN即將赴美IPO,尋求估值或達900億美元,并且已經有投資人收到了路演邀請,意味著SHEIN或已秘密完成交表,距離敲鐘可能只剩一個月的時間。

和以往的多次傳聞一樣,SHEIN官方的表態相當佛系,對于媒體的詢問不予回應或表示“不太清楚”。有“好事者”跑到中國證監會的官網查詢,但并未查到SHEIN境外發行上市的備案公示及其他審查信息。

一系列不尋常的表現,為SHEIN的IPO之路增添了幾分神秘色彩。而過度低調的背后,似乎暗藏著SHEIN的難言之隱。

一、疑團:何種身份赴美上市

SHEIN即將上市的消息傳出后,不少人將注意力集中到了“上市身份”。畢竟有了滴滴的前車之鑒,SHEIN的高層不會“知其不可而為之”,一種概率比較大的猜測,SHEIN將以非中國企業的身份赴美上市。

事實上,這樣的傳言并非憑空臆測。

四個多月前,“SHEIN已秘密提交材料,申請在美國上市”的新聞就在資本圈盛傳,彼時就有不少媒體扒出了“SHEIN總部位于新加坡”的內情:大約從2021年底開始,在新加坡注冊的Roadget Business Pte Ltd,一直是運營SHEIN全球網站的法人實體,擁有SHEIN、希音電商等商標在內的多項核心知識產權。

我們查詢了SHEIN官網的介紹,在“關于我們”的頁面上是這樣表述的:SHEIN總部位于新加坡,擁有美國、巴西、愛爾蘭和中國華南地區等全球主要運營中心,為全球150+個國家/地區的客戶提供服務。

同時被討論的還有SHEIN創始人許仰天的國籍,有媒體報道稱:2020年開始,許仰天持續退出SHEIN在國內的關聯公司法人及董事名單,且諸多關聯公司已注銷。2022年SHEIN被媒體曝光總部遷往新加坡時,許仰天也被曝出已是新加坡的永久居民。

倘若這些傳聞是真的,目前的SHEIN已經是一家如假包換的新加坡企業,無需遵守中國證監會在2023年2月17日發布的《境內企業境外發行證券和上市管理試行辦法》和5項配套指引,自然不會出現在證監會的公示名單上。

至于SHEIN官方為何對IPO一事三緘其口,或多或少有些不得已的因素。

2023年5月初,美國二十幾名議員就曾聯名呼吁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停止SHEIN的任何首次公開發行股票,部分議員對中國企業在美IPO表示擔憂。而當月公布的新一輪融資,SHEIN的估值只有660億美元,較于一年前1000億美元的估值,縮水了1/3以上,即使SHEIN的營收還在增長中。

而且SHEIN的上市路并不算順利。2020年就傳出籌備上市,因為各種因素的影響被擱置;2022年再一次重啟IPO計劃,不久后又無疾而終;2023年5月的估值暴跌,同樣不是什么樂觀信號。

由此產生了一種較為合理的解釋:SHEIN官方的“不予置評”,或許是不愿自家的IPO進程被過度討論。在外部環境不利的境地下,一旦赴美IPO遇阻,將進一步影響SHEIN的估值,影響投資者的核心利益。

畢竟從2015年至今,SHEIN已經經歷了F輪融資,投資方超過10家,吸納了近200億美元的資金,其中紅杉、Tiger Global、泛大西洋投資集團等已多輪跟投。選擇一個流通性強的目的地IPO,并以足夠高的發行價上市,直接左右著投資者的回報率,大抵也是SHEIN保守應對的原因。

二、理想:做一家全球化公司

比“上市身份”更加務實的,SHEIN在2023年進一步加速了全球化布局。正如SHEIN官網上的口號:“SHEIN是一家全球在線時尚和生活方式零售商,致力于讓世界各地的客戶都能接觸到時尚之美”。

對應的動作,可以歸納為三點。

第一點,多位“大?!奔尤敫吖苄辛?。

2022年11月,貝爾斯登前投資銀行家Donald Tang擔任SHEIN執行副董事長,Donald Tang曾是貝爾斯登銜接亞洲市場的隱秘操盤手,主導并促成了多筆重磅交易;2023年初,孫正義的前副手馬塞洛·克勞爾加入SHEIN,可能是因為克勞爾在軟銀期間主要關注巴西和墨西哥市場,被任命為SHEIN拉美地區公司的董事長,幾個月后即升任集團副董事長,幫助SHEIN進行全球擴張。

有趣的是,Donald Tang和馬塞洛·克勞爾均和SHEIN的投資人相關。前者據說是由紅杉中國執行合伙人沈南鵬介紹的,后者是全球投資公司Claure Group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,在加入SHEIN的時候,以投資人的身份投資了1億美元。

第二點,在全球范圍內開啟并購。

2023年8月中旬,SHEIN在官網宣布,公司收購了快時尚女裝品牌Forever 21的母公司SPARC集團,并獲得該集團三分之一的股權。2023年10月末,SHEIN收購了英國時尚零售集團星獅集團旗下的快時尚品牌Missguided,以及該品牌的所有知識產權;不到一周時間,SHEIN據傳又看中了另一個英國品牌Topshop……

密集的并購動作,離不開Donald Tang的身影,他在媒體采訪時表示:“隨著公司規模的擴大,需要引入更多的第三方品牌?!睂τ赟HEIN而言,并購第三方品牌,無疑是其實現全球化目標的途徑之一。

第三點,加快海外市場投資布局。

時間回到2023年7月,馬塞洛·克勞爾現身巴西北大河州馬卡帕,和當地州長一起見證了SHEIN在巴西以及整個拉美地區首個工廠的正式投產。確切地說,克勞爾加入SHEIN后,頻頻在拉美地區與物流、倉儲等本地資源合作。截止到2023年10月,已經有336家巴西本土工廠列入合作名單。

同時也意味著,SHEIN在海外市場的擴張,不再局限于拿下當地的用戶,還打算直接在本土尋找供應商,試圖建立和國內相似的供應鏈體系,通過在當地扎根的方式,應對不確定的社會風險和日趨激烈的市場競爭。

在虛實相映的組合拳下,SHEIN早已從一家依托于中國供應鏈模式下的“小單快返”柔性供應,對海外市場進行降維打擊的創業公司,蛻變為一家集海外品牌、海外生產制造、海外倉儲和配送于一體的全球化公司,以至于有外媒評論SHEIN的時候稱其“逐漸切斷了與中國的聯系”。

三、變量:能否換一張安全牌

不同于一些惡意揣測,SHEIN的低調上市和海外布局,更像是一種自保:希望被視為一家全球化企業公正對待,而非被貼上“中國企業”的標簽,在全球市場的爭奪賽中被一雙有形的手所牽制。

直接的例子就是常態性被封殺、禁用的TikTok。

根據《紐約郵報》的報道,因為在巴以問題上的不同聲音,一些共和黨議員強行將美國年輕人對巴以沖突的看法歸咎于TikTok的“推薦算法”,認為TikTok“推動支持巴勒斯坦的內容”,聲稱應在全美范圍內封禁TikTok。

不少人將這一現象歸結為地緣政治,其實還有商業競爭的視角。在呼吁限制TikTok的浪潮中,最為積極的正是Meta,因為TikTok的市場份額不斷激增,直接對Facebook和Instagram產生了激烈競爭。以2022年上半年的數據為例,TikTok在美國市場的下載量為5300萬次,遠高于Instagram的3800萬次和Facebook的2500萬次。

通過對TikTok的打壓,著實讓Meta嘗到了甜頭。按照扎克伯格在2023 年 Q2 財報會議上的說法:“Reels(對標TikTok推出的短視頻產品)在 Facebook 和 Instagram 兩個 App 里,每天的播放次數超過了2000億次;Reels的變現也很不錯,年化廣告收入超過了100億美金?!?/p>

類似的一幕正在跨境電商領域上演。

日本經濟新聞社和美國調查企業Data.ai聯合分析了主要電商應用的月度用戶和下載次數等數據。結果表明,來自中國的電子商務平臺Temu和SHEIN在美國急劇增加,用戶總數達到 1.1億人,超過最大電商平臺亞馬遜的9成。其中Temu的美國用戶占全球比例約為41%, SHEIN約為 18%,占比均超過亞馬遜。

早在2023年4月份,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發布的分析師報告認為,SHEIN、Temu等來自中國的電商存在數據安全、采購違規等問題?!按虿贿^就打壓”已經是一種常規的應激反應,跨境電商注定不會例外。

問題在于,作為“全球化公司”的SHEIN能拿到想要的安全牌嗎?目前仍然存在太多的變量。如果只從大國競爭的角度分析,擺脫中國企業身份避免被打壓的情況顯然存在??苫氐缴虡I競爭中,當亞馬遜的利益被Temu、SHEIN等平臺觸碰,早已不再是哪個國家企業的討論范疇。

可以佐證的是,亞馬遜在2023年6月底宣布取消輕小計劃物流計劃,轉而推出“低價商品物流費率”,希望降低輕小商品(售價低于10美元)的運費,鼓勵賣家銷售更多低價、便宜的商品,并試圖提高低價商品的配送速度,對Temu、SHEIN形成差異化優勢,以回擊后者的步步緊逼。

沒有人知道,當亞馬遜的市場份額進一步被Temu和SHEIN收割,貝索斯會不會步扎克伯格的后塵。

單從情感上講,我們當然希望全球化的SHEIN能夠避免TikTok的宿命,這不單單關系著SHEIN可以走多遠,還關乎百萬中國賣家的生計、關乎無數工廠的外貿單量,間接影響著中國制造在海外市場的話語權。

四、寫在最后

SHEIN距離敲鐘時刻已經越來越近,相信所有的疑團很快就會有答案。

而從長遠來看,SHEIN選擇的這條路不乏啟示意義。假如可以跑通的話,對那些謀求出海的企業而言,不排除是一種可以模仿的范式,只要可以幫國內的制造業深度參與全球競爭,幫助出海品牌繞過層層不必要的壁壘,是不是一家“土生土長”的中國企業,已經沒有去較真的必要。

作者:顧青云;編輯:沈菲菲

來源公眾號:Alter聊科技(ID:spnews),主理人:Alter。

本文由@Alter 授權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,未經許可,禁止轉載

題圖來自Unsplash,基于CC0協議

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。

更多精彩內容,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
評論
評論請登錄
  1. 目前還沒評論,等你發揮!